139-0543-4408

侦查阶段律师维护刑事被害人权利研究

发表时间:2019-08-28 10:09
侦查阶段律师维护刑事被害人权利研究
刑法博士张志勇
一、问题的提出 
笔者最近代理了一个案子,在法律上遇到了难题:王某是个遵纪守法的市民,却无缘无故惨遭毒打,被一伙歹徒打成重伤:眼眶三处骨折,右眼二处,左眼一处;右眼近乎失明;鼻骨二处骨折;肺部出血,浑身上下淤血。办案机关只抓了几名从犯,三名主犯在逃;受害人要求严惩凶手,公安机关以种种理由搪塞、敷衍,却不采取通缉等追捕措施,致使主犯仍然逍遥法外。另外,被害人要求进行人身伤害的医学鉴定和伤残鉴定,办案机关也是一再推脱。被害人对该办案机关不信任,要求到市法医鉴定中心做鉴定,办案机关也不予理睬。被害人王某找了律师,律师代理后,却发现在侦查阶段,根本没有律师介入的法律规定,也没有适合律师代理的法律文书。也就是说,在刑事诉讼的侦查阶段,被害人的权利是个空白,急需律师介入,急需完善有关法律法规。

二、侦查阶段刑事被害人应享有的权利及其存在的问题  
(一)侦查阶段被害人应享有的权利
根据我国现行法律法规的规定, 刑事被害人在侦查阶段享有的诉讼权利主要有: 控告权,申诉权,申请复议权,用本民族语言文字进行诉讼的权利,获知鉴定结论和要求补充鉴定、重新鉴定的权利,申请回避权, 隐私受保护的权利,要求阅读或要求侦查人员向他宣读其陈述笔录、提出补充和修正笔录中的遗漏或错误的权利,自诉权,请求赔偿权等等。
(二)被害人权利保障中存在的主要问题
我国现行法律法规虽然规定了刑事被害人在侦查阶段享有以上诉讼权利, 但是也还存在一些不足, 其主要问题有:
1.被害人的知情权十分有限。我国现行法律法规规定, 公安机关决定不立案的, 应将不立案的原因通知控告人;侦查机关应将作为证据的鉴定结论告知被害人。由此可见, 被害人虽然有一定的知情权, 但该权利是十分有限的。法律不但没有对告知程序作出明确具体的规定, 而且未规定负有告知责任的人员未遵守告知义务时的救济程序, 法律也没有规定公安机关撤销案件的决定应当告知刑事被害人,导致被害人的知情权不但十分有限, 而且有限的知情权难以在实践中得到充分行使。
2.隐私受保护的权利不充分。虽然我国现行法律法规规定, 侦查人员在询问被害人时,涉及到被害人隐私的问题, 应当为其保密, 被害人也有权要求侦查人员对其隐私予以保密。但是在侦查实践中, 侦查人员经常毫无顾忌的询问被害人的隐私问题, 尤其是在性犯罪中,这就会使被害人不情愿的回忆其遭受侵害的经过, 容易造成对被害人的第二次侵害。
侦查阶段刑事被害人应享有的权利及其存在的问题  
3. 请求赔偿权中提起的方式和赔偿的范围受到很大限制。首先, 根据我国法律规定,被害人在被侵害后, 如果该案的刑事诉讼程序启动, 被害人不能就此事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赔偿损失, 只能在刑事诉讼程序进行中依法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如果该案由于某些原因(如犯罪嫌疑人在逃)一直不能侦查终结, 被害人就不能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侵权人赔偿损失(司法实践中有些被害人因得不到及时的赔偿而不得不中止、延误治疗), 这实际上很不利于保护被害人的合法权益。其次, 根据有关司法解释, 精神损害赔偿可以作为民事诉讼的诉因而不能作为附带民事诉讼的诉因, 即附带民事诉讼赔偿的范围不包括精神损害, 而在民事诉讼中如果出现法定情形受害人可以要求得到精神损害赔偿金。事实上, 在涉嫌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的案件中, 被害人遭受了严重的精神损害, 有的甚至达到严重影响正常的工作、学习和生活的程度。
4. 缺乏委托诉讼代理权。由于我国现行法律法规规定, 公诉案件的被害人及其法定代理人或者近亲属, 附带民事诉讼的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 自案件移送审查起诉之日起, 有权委托诉讼代理人。在侦查阶段, 刑事被害人实际上是无权委托他人担任诉讼代理人的, 这对更好的维护刑事被害人合法权益, 尤其是保障刑事被害人诉讼权利的充分行使非常不利。同样在侦查阶段, 犯罪嫌疑人可以在被侦查机关第一次讯问后或者采取强制措施之日起聘请律师为其提供法律帮助。委托诉讼代理权的缺失导致了刑事被害人在侦查阶段时一定程度上处于孤立无援的状态。
三、保障侦查阶段刑事被害人权利的主要措施
(一)赋予被害人一系列权利,使律师介入有法可依
笔者认为,首先应该赋予被害人一系列正当、合法的权利,也使律师在侦查阶段保护被害人权利有法可依。
1. 完善被害人的知情权。被害人有权了解刑事案件办理的全过程, 这是其作为当事人行使诉讼权利的基础。根据联合国《为罪行和滥用权利行为受害者取得公理的基本原则宣言》规定, 受害者有权获知有关信息, 参与诉讼, 主张自己的权利。刑事诉讼法的修订工作已被列入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笔者认为, 我国应在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中明确规定被害人知情权的范围、告知程序、救济程序。司法机关应在法定期限内告知被害人的诉讼地位及诉讼权利义务及刑事案件办理的有关情况。被害人至少应了解刑事案件办理的以下情况: 是否立案; 公安机关做出不立案决定的理由; 公安机关撤销案件的决定及理由; 司法审查的决定及理由; 公安机关做出的鉴定结论及理由等。
2.保障被害人隐私保护权。公民的隐私、名誉、人格尊严受保护权是公民应有的基本权利, 是受我国宪法保障的权利。笔者认为, 为了保护被害人的隐私, 防止可能出现的“对被害人的第二次侵害”, 应当在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中明确规定, 在刑事诉讼过程中, 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应当保护被害人的隐私、名誉、人格尊严, 不得侵害其权利, 只有在十分必要的情况下才能就涉及被害人个人隐私的问题进行提问、调查。
3. 提起民事诉讼或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选择权。为了让被害人的损失不因刑事诉讼程序的进展缓慢而不能得到及时赔偿, 笔者认为, 我国应在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中赋予被害人提起民事诉讼或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选择权。当刑事诉讼程序的进展缓慢而被害人急需得到赔偿以继续治疗时, 被害人可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民事诉讼程序的相对快捷可使被害人早日获得赔偿, 因而更利于被害人的权利保障。
4. 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的精神损害赔偿请求权。在被害人遭受严重精神损害的案件中, 附带民事诉讼判决结果如果不包括精神损害赔偿, 显然不能给被害人以很好的精神安慰。世界很多国家或地区倾向于赋予被害人以精神损害赔偿请求权, 如法国《刑事诉讼法》第三条第二款规定, 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可以包括作为起诉对象的罪行所造成的物质的、肉体的、精神的全部损失。笔者认为, 应取消有关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 在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中明确规定被害人享有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的精神损害赔偿请求权。
(二)保障律师代理被害人诉讼的权利,加强律师的介入
1. 委托诉讼代理权。刑事诉讼代理制度作为一项重要的刑事诉讼制度, 有利于保护刑事被害人的合法权益、体现刑事诉讼的公平公正。为了更好地保护刑事被害人的合法权益,尤其是保障刑事被害人充分行使诉讼权利, 应当赋予刑事被害人以侦查阶段的委托诉讼代理权, 将刑事被害人委托诉讼代理人的时间提前至侦查阶段, 并明确诉讼代理人的地位和权利义务。
2. 加强对被害人律师介入的保障。我国应对被害人的律师给予被告人律师相等的权利,如在侦查阶段被害人有权委托律师跟进整个案件的发展,并有会见被告人的权利,在其他阶段也应有与辩护律师同等的权利。
我国法律赋予了被告人有接受律师援助的权利,人民法院有应被告人请求委托律师为其辩护的义务。此等权利,是最能保障当事人权利的权利。但是,被害人确没有此权利,笔者认为,国家亦应有为被害人提供律师的义务,特别是针对有需要请求律师帮助而又因经济原因无法获得律师帮助的被害人。法律在保障公民权利的时候是不能厚此薄彼的,否则就会不利于一个公平和谐社会的构建。
3. 建立保护被害人的援助体系。被害人在被犯罪分子侵害后, 遭受着巨大的损害, 精神上极为痛苦, 心理处于严重失衡状态。如果全社会都给予被害人同情、援助,会极大缓解被害人的压力,保障被害人的合法权益。应当完善被害人的法律帮助制度。对被害人的诉讼代理人,其享有的权利应同辩护人一致;对因经济困难或者其他原因没有委托诉讼代理人,而自己参与诉讼能力较差的被害人,人民法院可以指定承担法律援助义务的律师为其提供诉讼代理。被害人是盲、聋、哑或者未成年人而没有委托诉讼代理人的,人民法院应当指定承担法律援助义务的律师为其提供诉讼代理。
4. 修改《刑事诉讼法》和《律师法》。笔者建议,修改《刑事诉讼法》和《律师法》,明确规定侦查阶段刑事被害人有聘请律师的权利,并细化律师的这种权利,保障这种权利的可操作性。笔者建议,司法部可以要求各省、市司法厅、局统一制作律师介入的相关法律文书,切实保障律师维护刑事被害人的合法权益。
(三)建立司法审查制度,强化律师的救济权利
司法审查是指法院发挥能动作用, 对国家强制权的使用进行合法性审查, 来保障个人的侦查阶段刑事被害人权利保障研究权益不受国家强制权的违法侵害。司法审查制度已被现代法治国家普遍确立。在刑事诉讼中建立司法审查制度的目的在于贯彻国家权力之间的分权制衡原则, 以法院的司法权对检警机关的追诉权进行司法控制。笔者认为,在不改变我国现行法院体制的情况下, 可以考虑在我国各基层法院设立司法审查庭, 对各地基层公安机关使用国家强制权的行为进行合法性审查。被害人对于有证据证明被告人实施了侵犯自己人身、财产权利的行为, 该行为依法应当追究刑事责任, 而公安机关不予立案或立案后又销案的案件, 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进行司法审查, 由人民法院对该案件进行详细调查后做出是否应当继续追究被告人刑事责任的决定。一旦人民法院作出继续追究被告人刑事责任的决定, 公安机关应当立即启动诉讼程序以追究被告人刑事责任。律师有权代理被害人提出司法审查,可以有效地救济被害人的权利,弥补法律维护被害人合法权利的缺陷。
(四)建立律师申请人身伤害的医学鉴定和伤残等级鉴定制度
在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的犯罪中,刑事被害人的人身权利往往受到严重侵犯。侦查阶段,刑事被害人提请办案机关做人身伤害的医学鉴定,办案机关往往一拖再拖。被害人提出要做伤残等级鉴定,办案机关往往以这是属于民事诉讼范畴而予以拒绝。刑事诉讼法明文规定,人身伤害的医学鉴定是鉴定结论,属于证据的一种类型。人身伤害的医学鉴定的鉴定结论,对于打击犯罪、追诉犯罪非常重要。因为被害人鉴定结果为重伤、轻伤、轻微伤,直接关系到是否追究加害者(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责任、追究其什么样的刑事责任;而且关系到是否抓捕、通缉在逃的犯罪嫌疑人。因此,办案机关对被害人人身伤害医学鉴定的申请应及时受理,及时委托有关部门进行鉴定,有利于及时、准确打击犯罪。伤残等级鉴定在民事赔偿中非常重要,不能因为它属于民事诉讼范畴,侦查机关对受害人要求进行伤残等级鉴定的要求便不予理睬,应及时予以受理。据此,建立律师申请被害人人身伤害的医学鉴定和伤残等级鉴定制度,可以切实维护被害人的合法权益,有利于及时、准确打击犯罪,也有利于侦查机关审理案件。


大品牌
省心安心
一站式服务
上门即可获得贷款
法律文书
2万法律文书服务
咨询范围
覆盖全国24个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