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0543-4408

“死刑犯”因错判被羁申请国家赔偿 915天咋就换不回67069.5元?

发表时间:2019-08-28 14:22
    68岁的河北省沧县农民李春兴曾两次被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2005年12月7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证据不足,判决其无罪。李春兴在被羁900多天后无罪释放,他依据《国家赔偿法》向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和沧州市人民检察院提出国家赔偿,然而时至今日,依然无法拿到赔偿。
  祸起命案
  2003年6月6日,沧州市沧县发生一起命案,刘李庄村党支部书记李某被杀害。6月8日,村民李春兴因涉嫌破坏生产经营、故意杀人被当地警方刑事拘留,6月18日被逮捕。7月21日,沧州市检察院以李春兴故意杀人罪提起公诉,被害人家属同时递交了刑事附带民事诉状。
  8月18日,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此案,同年10月17日,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李春兴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赔偿被害人家属经济损失10700元,李春兴不服,上诉至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2004年5月26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以李春兴犯故意杀人罪的事实不清为由,裁定撤销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发回重审。同年7月15日,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二次作出判决,维持了前次的判决。李春兴第二次上诉至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第二次公开开庭审理此案后认为,沧州市中院判决认定李春兴杀害李某,只有李春兴本人曾作过有罪供述,没有其他证据佐证,且李春兴在公安侦查阶段已翻供。河北省高院于是作出终审判决,认定李春兴犯故意杀人罪证据不足,检察机关指控其犯罪不能成立,撤销沧州市中院对李春兴的判决。2005年12月7日,李春兴被无罪释放。
  申请赔偿
  从被侦查到释放,李春兴前后一共被羁长达915天,人身自由遭受到严重的侵害。在河北世纪方舟律师事务所律师的援助下,李春兴依据《国家赔偿法》向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和沧州市人民检察院请求国家赔偿,数额为人民币67069.5元,两院各承担二分之一。
  让李春兴没有想到的是,事实清楚的追赔之路费尽周折。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李春兴多次到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追讨赔偿。“为了讨要赔偿,我们去过检察院和法院多次,电话打过不下100个。”李春兴的一女婿告诉记者,他们向沧州“两院”递交赔偿书后,一直没有音讯。
  2006年3月9日,李春兴申请国家赔偿案立案,因赔偿义务机关涉及两个单位(沧州市人民检察院和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两个单位认识上不完全一致,故未能如期作出决定。
  于是,李春兴依法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提出赔偿申请,2006年12月10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作出决定书,认定沧州“两院”为本案的共同赔偿义务机关。
  决定书说,根据李春兴因错捕错判被实际限制人身自由达915天的事实,依据《国家赔偿法》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共同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几个问题的解释》等规定,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决定沧州“两院”共同赔偿李春兴被限制人身自由的赔偿金人民币67069.5元,各自承担赔偿金人民币33534.75元(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05年职工日平均工资为73.3元)。
  该决定书称,在“两院”收到之日起15日内就应该履行完毕。李春兴拿着决定书找到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和沧州市检察院,但是近4个月过去了,他应得的赔偿仍无音讯。
  难在何处
  《国家赔偿法》规定,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违法行使职权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受害人有依照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
  按《国家赔偿费用管理办法》规定,国家赔偿费用由各级财政机关负责管理。李春兴和家属多次向沧州市“两院”和市财政局反映情况。据沧州市财政局事业科提供的材料称,财政局收到沧州市检察院送来的赔偿请求,大意是李春兴以错批错判为由,向检察院提出国家赔偿,希望财政局研究拨付,而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赔偿请求书尚未送达。对此,该局工作人员给李春兴案的答复是,国家赔偿需要认真研究,还要局长签字,确定不了期限,得回家慢慢等。
  李春兴不知道,手里这张国家赔偿的“法律白条”还要等多久。
  本案一、二审法院判决结果相差如此悬殊,在全国也比较少见。“这样一起引起强烈关注的冤案,自然应该引起负有赔偿义务机关的高度重视,依法尽快给社会一个公正答复,尽可能将本案的消极影响降到最低。”
  已经实施10多年的《国家赔偿法》在司法实践操作中存在一定缺陷,受害人获取国家赔偿程序繁琐而漫长,对逾期不赔偿的情形,缺乏相应惩罚措施,以致针对河北省高院要求赔偿义务机关履行赔偿的期限已经过去近4个月,受害人尚未依法得到赔偿。


大品牌
省心安心
一站式服务
上门即可获得贷款
法律文书
2万法律文书服务
咨询范围
覆盖全国24个城市